三d开奖现场直播:第二一零二章 寵幸

文/躍千愁
本章字數:4869 飛天txt下載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www.cqjiy.tw 聞聽此言,楊慶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幸好戴著假面不太明顯。

有些事情雖然是事實,但是正常情況下是不會對外宣揚的,有損苗毅的威信,楊慶也從不會跟誰夸耀自己的功勞,如今云知秋說了出來,擺明了在吹捧他,還真是極力撮合啊,令楊慶心內頗為感動。

有一點連楊慶也不得不承認,這云知秋的確會收買人心,他早就觀察發現到了,但凡跟云知秋接觸久了的,哪怕原本是苗毅的人,最后都會在某種程度上變成云知秋的人,都會對云知秋敬畏有加死心塌地,從某種程度上捍衛著云知秋主母的身份,估計王府內誰想將云知秋取而代之的話,苗毅身邊的人沒有一個會同意。

考慮到女兒秦薇薇,這對楊慶來說,又是個隱憂。

而對云知秋來說,蘇韻是什么人,經歷過昊德芳的女人,豈是什么男人都能看得上的,自然要證明楊慶比昊德芳更優秀。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云知秋如此力捧,也是在兌現楊慶的功勞。

事實上云知秋這套的確有用,只這瞬間,蘇韻就被震驚了,霍然回頭重新盯著楊慶上下審視打量,針對王爺的連環計她一直以為是牛有德的杰作,沒想到如此高深莫測的杰作竟是出自此人,竟是此人視天下英雄如無物!牛有德身邊竟然有這么一個軍師存在,而之前的昊王府居然絲毫都不知情,隱藏的夠深的!

她可以肯定云知秋不是說謊,這種事情哪能亂說,她現在涌起了強烈的好奇心,想想看看那張面具下的真面目,看看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竟能戲天下英雄于股掌!

“娘娘謬贊,愧不敢當,紙上談兵不如王爺氣吞山河!”楊慶拱手汗顏。

云知秋笑容可掬道:“當的起,當的起!”

蘇韻卻瞅著楊慶道:“楊先生為何一直戴著假面不摘,難道見不得人不成?”言語中帶了幾分激將。

楊慶一雙略顯深邃的目光驟然與蘇韻一雙明眸對上了,淡然道:“并非見不得人,而是有誓言約束!”

蘇韻哦了聲,“不知是何誓言還有這約束?”

楊慶道:“戴上面具時曾起誓,遇上我愿娶、她愿嫁的女人,只要她讓我摘,我就摘下面具給她”

“……”蘇韻無語,被一句話就給戳到沒有招架之力,沒想到還有這種誓言,自己想讓人家摘下面具豈不是…頓時鬧了個尷尬,不敢再與楊慶對視,好像有點受不了楊慶那目光,下意識偏過了頭去,臉頰微紅,有點羞臊,發現自己提了個不該提的問題,倒是顯得自己無禮了。

她做夢也不會想到楊慶是對她起了愛慕之心故意坑她,被坑了還以為是自己口出無狀、失禮在先。

云知秋卻是被楊慶的話給震驚了,就差翻白眼了,謊話還真是順著她吹捧的話隨口就來,直接弄成了套子讓蘇韻往里鉆,見鬼的誓言,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這是公然調戲啊,她真想不到楊慶這么沉穩的人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發現男人都是一路貨色,臭不要臉!

不過她不得不承認,這楊慶下手夠狠吶,蘇韻以后還敢正眼看他嗎?若一見楊慶就扭頭回避,會不會擔心讓人誤會?遲早得把蘇韻給別扭死,這別扭來別扭去就得出問題。

“我還有點事……”云知秋扔下話先走了,追女人都搞的跟高手過招一樣,實在受不了,她有點懷疑蘇韻極有可能逃不出楊慶的魔爪,根本不是楊慶的對手??!一見面就被楊慶給套進去了。

今天進度已經夠大,楊慶極有分寸,適可而止,朝蘇韻拱了拱手道:“告辭!”

“不送!”蘇韻亦拱手回禮,目送楊慶轉身而去,一直盯著楊慶離去的背影,今天聽了云知秋的話后她如何能不好奇那張面具下的面孔,真的想一睹真面目,可一想到楊慶的話,臉頰又是忍不住一熱,極力避免再去想讓對方摘下面具的事,被小小了一把……

是夜,一棟甲等宅院外,門楣上的稱呼已經改成了‘還珠’,苗毅信步入內,隨行侍衛留在了外面。

王爺駕到,宅院里的下人趕緊去向主子通報,不等苗毅深入,明珠已經快步來迎,“見過王爺!”

苗毅示意不必多禮,抬頭看了看天色,道:“今夜本王在你這留宿!”

auzw.com 今天能來也有掙面子的意圖,想讓大家看看,我才不怕王妃,照來不誤。

明珠受上次事情的影響,多少還有些提心吊膽,可也不好拒絕,只能是弱弱道:“是!”

隨后陪在了苗毅身邊在庭院里散步,看了看宅院的環境還不錯,苗毅也就隨口問了下住的習慣不習慣之類的。

丫鬟們則趕快去收拾準備了……

次日,明柏領著兩個兒子趕到了王府,拜見云知秋。接到女兒這邊的通知后,明柏不敢耽誤,可謂立刻啟程。

之前聽說女兒受辱,明柏氣惱罵王府欺人太甚之余又心驚肉跳,后又聽說女兒幸進,搬進了王府甲等宅院,細問了情況,女兒那邊不懂事,明柏卻聽出了那出事可能是在做戲,是做給某人看的,女兒可能因禍得福。尚在途中時,聽到女兒身邊的丫鬟稟報,王爺又來了女兒這邊留宿,明柏大喜,認為女兒是得了王爺的歡心。

之前擔心,之后又不免認為理所當然,做父母的都覺得自己兒女好,何況他女兒的確長的不賴。

總之不管怎么樣,對明家來說,女兒若能得王爺寵愛,明家再起指日可待,還有可能更勝當初!

有云知秋幫忙說話,苗毅倒也沒怎么反對,明柏官復原職暫時是不可能的,不過卻都劃到了徐堂然的地盤上,確切地說是歸龍信管,暫時幫明柏謀了個行走之類的職務,明柏的兩個兒子暫時都有了職缺,雖然都不是什么正職,但也算是復出了。

不過苗毅當面警告了明家父子,他不想南軍變成以前的南軍,機會可以給他們,但若把握不住也別怪他不客氣。

拜別王爺和王妃,父子三人又到還珠園與明珠見面。

昨夜余情在明珠臉頰上還未散去,想想真像做夢一般,父兄來了才醒過了神。

一家人再見面,明珠盡管還把他們當父兄,可父兄對她的態度明顯已經變了,再也不會把他當女兒和妹妹般隨意說教了,父兄對她都很恭敬,她說出的話不管有理沒理父兄都是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這讓她覺得很別扭。

可也真正是讓她認識到了,和那個男人有了夫妻之實后,她的身份地位已經驟然間變得今非昔比了,之前王爺洗漱離開后從下人對她畢恭畢敬的態度改變上就已經察覺到了,她的兩個丫鬟已經敢抬頭挺胸地對那些下人呼來喝去了,之前還擔心王妃臉色的下人徹底低下了身段。

這一塊住的基本上都是女眷,明家父子也不好在此久留,告辭前,明珠的兩個丫鬟果然得了明柏的重賞,明柏叮囑二人要照顧好明珠,有什么需要可以及時聯系他。

兩個丫鬟并不滿足于此,出身大宅院,知道怎么給自家主子造勢,送走明家父子回來時的路上,和別家丫鬟聊天時故意將好事泄露了出去。

很快,明珠入住甲等宅院,王爺到明珠那留宿,明家父子復出,消息迅速風一般在那些新進貴人間傳遍。

宇文如玉和宮霓裳能入住甲等宅院是因為出身背景的關系,而明珠如此風光卻是真正因為得了王爺的寵幸,明珠的際遇不但讓自己顯貴,還恩及家人,算是在王府后宮內開了個頭大家真正見識了王爺寵幸的威力,不知讓多少人羨慕不已。

羨慕又往往意味著嫉妒,大家都是同樣情況進的王府,憑什么明珠這般風光,明珠的出身也屬于同批人次中地位最低那個層次的,自然有人嫉妒,尤其是出身比明珠好的人,有人在背后說些陰陽怪氣的話自然也免不了??墑切睦鋝環裁揮?,人家如今就是比你高人一等了,出行跟隨的下人都比你多,人家能直接和王爺說上話,隨便向王爺告個狀說你句壞話,你吃罪的起嗎?更不用說人家的父兄已經復出,能找你家的麻煩,所以路上遇上了人家你就得老老實實低頭、恭敬著陪笑。

幾天后,更是因為這事鬧出了點事,明珠的丫鬟無意中聽到某人的丫鬟在背后說明珠的壞話,前者當即露面,很不客氣,走上去就是幾記響亮耳光,趾高氣昂,后者被打不敢還手,陪同議論的那些丫鬟一個個低頭沒人敢幫。

王府內發生的這些事哪逃得過云知秋的耳目,對此云知秋心知肚明,卻只是冷眼旁觀,并未理會,人少有人少的管法,人多有人多的管法,她有意制造階級差距立規矩。

而夏侯令病逝,夏侯家主的位置已經落在了曹滿手上的消息終于爆發了出來,天下震驚,議論紛紛!

“老爺,消息來源已經查到了,是聚賢堂的人散播的?!?

庭院樹蔭底下,七絕向曹滿稟報,曹滿一臉陰霾,恨的牙癢癢。(。)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二零一零一章 曹滿之驚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下一章:第二一零三章 青元尊的煩惱(快捷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