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采开奖现场:第二零五七章 這是一個要做王的男人

文/躍千愁
本章字數:5900 飛天txt下載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www.cqjiy.tw “咳咳!”這次輪到苗毅握拳干咳兩聲,“你先退下,容我好好想想。 ”

橫無道愕然,對他來說,這事有什么不好抉擇的,娶兩個妾室能換來兩位元帥的順利歸順還需要考慮嗎?當即提醒道:“大都督,若是連這點小事都不肯應下的話,怕是會讓宮千秋和宇文川多想,容易節外生枝??!據屬下所知,這兩個女人的姿色不差,也許算不上是絕色,但絕對是上乘!”

他還以為苗毅是擔心娶兩個丑八怪,口味比較挑剔,趕緊安苗毅的心。

和美丑有屁的關系,若不是有所顧忌,大局,再丑的老子也娶了!苗毅心里納悶,揮手示意退下,“我再想想?!?

“是!”橫無道只好拱了拱手,告退,回了殿內。

邊上沒了外人,苗毅再次干咳一聲,看向了楊召青,嘆道:“召青,情況你都聽到了,這事你幫我問問夫人的態度?!?

“??!”楊召青罕見地一臉動容,別的事好說,義不容辭,可納妾這種事,他也不敢幫苗毅鼓搗啊,諸葛清被囚禁在中宿星宮大人也沒辦法放出來是為何,不就是某人在殺雞儆猴嗎?

他剛還想暗暗看苗毅的笑話,怎么一轉眼弄他頭上來了?有點畏縮,云知秋他實在是惹不起,那個大魔天出身的女魔頭起飆來,可是敢提著刀追殺自己男人的人,這世道實在是世所罕見,連殺伐決斷的大人都忌憚三分,他摻和不是找刺激嗎?遂弱弱道:“大人,您娶親,我去問夫人,是不是不太合適?”

敢問還用找你嗎?苗毅立刻兩眼一瞪,“我要你干什么吃的!讓你問你就問,廢什么話?”

好吧!楊召青還能怎么辦,只能是硬著頭皮摸出星鈴,心驚膽寒地聯系云知秋。

苗毅那是正兒八經在留心楊召青的反應,楊召青臉色一變,他也是心弦一緊,見到楊召青腦門上在漸漸冒冷汗,苗毅開始心驚肉跳,忐忑不安,琢磨著回頭云知秋問罪要不要推的一干二凈楊召青背黑鍋全說是他楊召青的想法?

好一會兒后,楊召青才收了星鈴,長吐出一口氣來,對苗毅苦笑頷道:“大人,幸不辱命,夫人同意了?!?

“呃…”苗毅弱弱道:“真同意了?你沒騙我吧?”

提袖擦了把額頭冷汗的楊召青一愣,旋即哭笑不得道:“我怎敢騙大人,事情已經說清了,夫人是真的同意了?!?

苗毅想想也是,楊召青還不至于在這事上騙自己,試著問道:“那啥,夫人有沒有說什么其他的?”

楊召青有點猶豫,似乎不知道該不該說。

苗毅落落大方道:“但說無妨!”

楊召青嘆道:“夫人把我臭罵了一頓,說回來再收拾我?!?

不挨罵才怪了,苗毅樂呵一聲,問:“我是問有沒有說我什么?”

楊召青搖頭:“只連說了幾聲好,再就是問了下這邊的情況,其他的沒說什么。不過納妾這事,夫人是真的同意了?!?

連說了幾聲好?苗毅嘴角抽搐了一下,表面上卻冷哼一聲,“說反話的意思嗎?當我嚇大的不成?”

楊召青微微一笑,心里卻在嘀咕,你別嘴硬,回頭見到夫人若還敢這么嘴硬,我敬你是條漢子!

重兵圍困的待客別院,目前還沒有放開的意思,此時大門外有了動靜,守衛讓出了一條通道,苗毅法駕親臨。

一群護衛高手跟在了苗毅身后了別院內,被困的賓客們聞訊紛紛冒頭看來。

外面的局勢大家已經知曉,宮千秋和宇文川沒了退路,服軟已是遲早的事,也就是說,這位十有**即將成為新的南軍掌令天王!

這是一個要做王的男人!將要成為天下屈指可數的大佬之一,關鍵是還這么年輕,那英氣勃勃的氣勢令在場不知多少女賓客目露異彩盯著不放,得趁現在多看看,將來這男人可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

至于苗毅在其中用了多少不光彩的手段,對在場大多數女人來說,那不是她們關心的,倒是有不少人心中出哀鳴,也不知那寡婦云知秋走了什么****運,居然要成為王妃,寡婦再嫁啊,何德何能啊,簡直太沒天理了!

對那些男賓客來說,自然沒這花癡心態,更多的是羨慕。

面對苗毅一連串的手段,踩著南軍上億人馬的尸骸上位,已經讓他們連一絲嫉妒的心情都生不出來,心中更多的是忌憚和畏懼,對苗毅身上即將加持的權勢光環的畏懼,連看苗毅身后跟來的一群護衛似乎都嗅到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而這群護衛皆目光高度警惕四周,隨時預防著不測生,目光中甚至對眾賓客飽含著冷冷警告意味,仿佛隨時會拔刀殺人,到了這個地步,幽冥大軍上下真沒人敢讓苗毅出一點意外。

賓客人群無聲無息主動分開一條道出了路來,盡管已經通過家里那邊知道自己應該不會有事,可此時見到苗毅還是沒人敢大聲喧嘩,或露出絲毫的不敬。

有些早年喜歡和朋友在一起議論苗毅,說苗毅壞話的人,此時心中也滿是謹慎畏懼。

誰都知道,只要苗毅一登上王位,這天下怕是沒人再敢明目張膽說苗毅的壞話,尤其是他們這些有身份的人,更是要管好自己的嘴,否則是要對自己說出的話負責任的,再如以前一樣與權貴子弟把酒言歡時誹謗苗毅是不可能了。試問整個天庭的權貴子弟,有誰敢胡亂誹謗四大天王的?被自己家里知道了是要打斷腿的!

auzw.com

要說也是大家背地里偷偷說,絕對不敢對外大肆張揚。

誰敢對外亂傳是苗毅逼死了昊德芳?有些事情某個圈子里的人知道就行了,四處宣揚是自找麻煩,那道理就好比是天后夏侯承宇找茬又弄死了哪個妃子,在沒什么背景目的推動的情況下,誰敢對天下人亂說?傳出去夏侯家不找你要交代才怪了。當然,有些事情遲早是會慢慢傳開的,不過傳到世人耳朵中將會演變出各種說法,大多數人弄不清真假。

苗毅已經換上了便裝,身后隨行護衛卻是甲胄在身,一路跟著苗毅嘩啦有聲。

皇甫君媃和廣媚兒也在人群中,神情復雜地看著苗毅,心中都在默默對比自己曾經認識的那個苗毅。

而苗毅就像是不認識她們一樣,對兩邊的人不時微笑點頭,對二人與對其他人看不出有什么特殊和不同。

苗毅之所以會在這個時候來到這里,也是宮千秋和宇文川那邊暗示的意思,要給他們女兒要個名分,不能你嘴上答應了回頭不認賬怎么辦?說白了,就是要當著這些人的面公開。

至于像龐貫一樣想讓自己女兒成為正室,宮千秋和宇文川暫時是不敢做那個指望了,目前能幫自己女兒撈上正兒八經的名分就不錯了,已經沒了資格再多要求苗毅什么。

走上正廳臺階,苗毅轉身面對眾人,侍衛左右布開防御,外面的重兵亦高度警惕著別院內的動靜。

“委屈諸位了!”苗毅笑著朝眾人拱了拱手。

“沒事!”不少人強迫自己出類似敷衍的笑聲。

倒是騰飛的兒子騰九霄站了出來,對臺階上拱手道:“大都督,這里的婚事已經作罷,不知何時放我等離去?”

苗毅臉上笑容瞬間消失了,冷目盯著下站的騰九霄,認為這家伙仗著自己的背景有點不識相,是明知故問。

人到了一定的地步,不經意間一股氣勢就出來了。

騰九霄被看的有點不自在,退又不是,畢竟他的身份地位不好給家里丟臉,若是不退,牛有德這瘋子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連昊德芳都逼死了,他算什么?為這點事被這瘋子弄死未免太虧了,心中不禁后悔剛才未經考慮。

此情此景,一句話不對就讓苗毅沒了笑臉,其余賓客大多越小心翼翼,不少人更是噤若寒蟬。

苗毅最終還是給了他老子面子,不是給他騰九霄面子,冷冷道:“外面兵亂未平,此時離去出了事本督不好對諸位家里交代諸位暫留也是諸位好,你說呢?”

得了臺階下,騰九霄擠出笑容拱手道:“大都督有心了?!彼低昃屯肆嘶厝?。

這時,楊召青從外面快步而來,直接上了臺階對苗毅點了點頭,表示人已經到了。

不多時,大門守衛再次讓開,兩名美**人先走了進來,兩名婦人身后跟了兩名略低頭的美貌女子。

賓客中不少人都認出了兩名美**人是宮千秋和宇文川的妾室,后面則是兩人所生,宮千秋的女兒宮霓裳和宇文川的女兒宇文如夢。

大家相互目光交流,不知這是什么意思,當著苗毅的面又不敢竊竊私語。

不過都猜出了一點,宮千秋和宇文川應該是服軟了。

一行四人來到臺階下行禮,“見過大都督!”

“不必多禮!”苗毅略抬手虛扶,還有諸多要事處理,他也沒心情慢慢演戲,目光直接鎖定了兩名婦人身后的女子,問道:“后面兩位倒是面生的很?!?

兩名婦人暗暗咬唇,左右讓開出了身后兩名姑娘。

一名清麗女子再次半蹲行禮道:“宇文如夢見過大都督?!毖劭袈院熘?,似乎哭過。

一名明顯還是青澀少女模樣的少女亦半蹲行禮,只是嗓音有些抖,“宮霓裳見過大都督!”明顯有些害怕。

苗毅面無表情道:“原來是宮帥和宇文大帥的千金,牛某慕名已久,今日一見,頗為心動,欲與二位大帥結親,不知二位夫人可愿割愛下嫁?”

一婦人強忍悲憤之情,頷道:“大都督能看上小女是小女的福氣,自是喜不自禁?!?

另一位婦人亦類似作答。

“好!此事就這樣定了?!泵繅憔駝獍悴薟菖牧稅?,對楊召青道:“好生安置好二位新夫人?!?

“是!”楊召青應下。

“牛某還有公務在身,就不奉陪了!”苗毅冷冷扔下話便大步下了臺階,臺階下的母女四人迅讓開兩旁,眼睜睜看著苗毅領了一群人馬就這樣從眼前走過。(。)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二零五六章 頭疼的事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下一章:第二零五八章 喜極而泣(快捷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