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今天的现场直播:第二零零五章 狼子野心

文/躍千愁
本章字數:3463 飛天txt下載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www.cqjiy.tw “后來?”苗毅搖頭,“沒有后來,之后再也見過血妖?!?

曹滿凝神盯著他道:“兩個故事,大都督只講了一個,另一個故事曹某洗耳恭聽?!?

曹鳳池亦神情凝重地盯著苗毅,旁站的楊召青倒是神色平靜。

苗毅淡然道:“當年我蒙天元夫人碧月的關照,后來嬴家事發,碧月的事情想必東家也是清楚的?!?

曹滿不知他提到碧月身上是什么意思,違心夸贊道:“大都督重情重義,為報前恩,力保碧月,接到了總督府照拂?!?

苗毅道:“嬴家事敗,天元僥幸跟隨嬴家親軍右都督雄奇逃脫法網,我也不知道天元這些年有沒有和碧月聯系過,不過就在不久前,天元突然聯系碧月,要求和碧月見面,因總督府嚴格管控,碧月無法擅自外出,不得已吐露了天元相邀的實情。夫妻人倫乃人之常理,我倒也沒有阻撓,答應了碧月前往,不過天元畢竟是嬴家余孽,我多少有些忌憚,派了人暗中?;け淘?,說是想摸摸天元的底細也不為過。然而事情出乎我的意料,派去的人居然莫名被人精神控制了,只有個別人因為最近戒備的原因封住了聽識和意識及時將事發情況傳了回來,只是事后便再也沒了音訊,碧月也沒了消息。最近我一直在琢磨這事,突然接到碧月傳訊,碧月向我索要一件東西,東家可知碧月要的是什么?”

結合前面的故事,曹滿隱隱猜到了是什么,卻仍問道:“要什么?”

苗毅:“她向我討要神草,說是只要我交出神草,抓住他們的人便會把他們放了,并對我許以重利。我裝糊涂,說不知道什么神草,她卻提及血妖,說是血妖血魔大陣中那株被我拿走的血蓮。有關血蓮的事情,我并未對外透露,碧月是如何得知的,抓住他們的人又是如何得知的,著實令我費解?!?

這兩個故事結合在一起,把曹滿給聽的心驚肉跳,他知道三尾妖狐從封印之地逃脫的事,知道血妖在封印之地被控制的事情,加之神草的功效,抓住碧月等人的真兇已經是呼之欲出。

不過曹滿依然平靜道:“大都督重情重義,既然人家許以重利,不如就將血蓮交出換回手下?!?

見他還在裝糊涂,苗毅索性拿話刺激道:“東家可知對方許以的重利是什么?”

曹滿端酒慢品,淡定道:“愿聞其詳?!?

苗毅道:“對方許諾本督成為第二個夏侯拓!”

“……”曹滿頓時眼皮直跳,知道再裝下去沒意義了,盯著苗毅徐徐道:“不知大都督如何抉擇?”

苗毅:“既然已經對東家講了這兩個故事,如何抉擇東家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

曹滿冷冷道:“你想以此要挾夏侯家?”

“錯!”苗毅搖頭道:“我若想要挾夏侯家,大可以直接向夏侯令講這個故事!這些年和東家合作愉快,其實我更希望曹東家是夏侯家的家主!”

這話卻是讓曹鳳池心驚肉跳,這分明是在鼓勵曹滿謀朝篡位。

曹滿下意識鳳池一眼,繼而“啪”一聲拍案而起,怒視苗毅,怒斥道:“牛有德,我活得不耐煩了,別以為你手上握有幾千萬精銳就能為所欲為,你信不信夏侯家輕易能讓你擁有的一切灰飛煙滅?”

他的確有些火大,什么時候輪到外人來決定夏侯家家主的人選了,連青主也不敢這樣做,這不但是在蔑視夏侯令,同樣也是在蔑視他曹滿。

苗毅不為所動,他當然信夏侯家有這個能力,不就是暗中掌握了他和六道的關系么,妖僧南波如今挑明了拿這個威脅他,他不得不開始應對。說白了,從一開始就是在以此為把柄穩住和麻痹夏侯家,為自己爭取發展的時間和機會。

“東家息怒,我若是活得不耐煩了,東家還能活著離開這里嗎?”苗毅樂呵呵伸手示意請坐,同時提醒道:“一樣的道理,我若是以血蓮為餌,夏侯令必來,一旦進了幽冥之地,我若不肯放他離開,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難活著離開!”

曹滿雙手撐在桌上,上身前傾,冷冷道:“我勸你別不知天高地厚干出蠢事,我可以明白告訴你,那個后果你承擔不起!”

苗毅兩手一攤:“我當然不會這樣干,否則也不會說出來,我若真想干,肯定不會自己下手,譬如以血蓮為條件,給妖僧南波創造點條件,夏侯令出了什么事怎能怪到我頭上?”

曹滿聽的眼皮直跳,這種情況下若夏侯令倒了,妖僧南波的威脅又迫在眉睫,夏侯家的勢力必將迅速集中在他手上。

auzw.com

“你當夏侯家的人都是傻子嗎?你居心叵測,我第一個不答應!”曹滿面目猙獰一聲,摸出了面具往臉上戴。

苗毅笑道:“我相信東家也不希望我將血蓮交給妖僧南波!”

曹滿反向威脅:“青主他們知道了血蓮的事會如何?”

苗毅不以為然道:“我會說我已經把血蓮交給了夏侯家,交給了曹東家,不知大家是信我的,還是信你的話?總之我不會承認我手上有血蓮,還望東家三思而行!”

“我再警告你一次,別找死!”曹滿冷冷一聲,伸手拿了曹鳳池遞來的斗篷重新披上,轉身領著曹鳳池大步而去。

苗毅偏頭示意了一下,楊召青立刻親自去送。

下樓時,曹滿站在了樓梯口束手而立的下人,步伐未停,迅速離去。

出了總督府,曹滿回頭門內,對曹鳳池傳音道:“此獠狼子野心,所圖不??!”

說罷大手一揮,領著眾人飛天而去,然心中的憂慮難以排遣,相對于牛有德來說,妖僧南波的威脅對夏侯家更大,夏侯家可以說是妖僧南波當世的唯一仇人,夏侯家上下心中暗藏的恐懼他心知肚明!

從苗毅的話中已經得知,妖僧南波和嬴家余孽已經合流到了一塊,不難想象妖僧南波為什么會找到嬴家頭上,而有了嬴家余孽的相助,妖僧南波對夏侯家的威脅越發巨大。不過至少有了下手的方向,之前根本不知道妖僧南波藏匿何處,根本無處下手,如今確認了嬴家余孽,憑夏侯家的勢力,一定有辦法將妖僧南波給揪出來!

他現在必須盡快趕回去,將消息告知夏侯令,動員夏侯家的勢力將妖僧給挖出來。

閣樓上,苗毅已經離席,站在高處憑欄目送曹滿等人離去。

回到閣樓的楊召青和守在樓梯口的下人相視一眼,兩人一起走到了苗毅的左右憑欄眺望。

“大人讓他知道了這么多,他不會干出什么對大人不利的事來吧?”楊召青擔憂一聲。

另一邊的下人道:“不會,當年逼他選擇和大人合作,就是要讓他騎虎難下,這么多年夏侯令若是還他曹滿在借大人的勢力抗拒,除非夏侯令是傻子還差不多,就算早年的夏侯令沒想過要除掉他,只怕后來也動了殺心,現在曹滿就算想后悔也晚了!曹滿不敢離開幽冥之地,確切地說是不敢離開大人的庇護,所以他不敢讓大人垮掉。必要的情況下,大人可以約夏侯令喝酒元公再堅定堅定曹滿的決心!”

熟知此人聲音的人當能聽出是楊慶的聲音,沒錯,正是楊慶!

閻修送碧月去煉獄,楊慶立刻聯系苗毅,說天下有變,當趁勢而出,要求親自來苗毅身邊了解局勢!

苗毅應允之下,閻修順道將楊慶給帶了出來,這段時間一直隱居在總督府內為苗毅謀劃。

說到元公,苗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就是不知曹滿什么時候能答應做這個夏侯家的家主?”

楊慶笑道:“快了!說他一點都不心動是假的,他顧慮的無非是夏侯家手上捏著大人的把柄,夏侯家能輕易將大人給掀翻了,不是和大人共謀此事的時候,等他回頭見到大人已經解決了此后患,知道大人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他至少心動七分,再讓元公透露點風聲施壓,他必對夏侯令下毒手!”

苗毅微微點頭,卻多少有些憂慮道:“此事非同小可,希望一切順利吧!”

“妖僧南波一出,天下惶恐,大人手上握有先機,正是大人一舉拿下南軍地盤的機會!不過憑我們手上的實力硬拿下南軍地盤不現實,必須先取得夏侯家的相助,只有夏侯家的勢力全力大人,才能迅速穩定南軍境內大小勢力,大人麾下五千萬精銳自己的前途也會全力大人!欲得天下,先取南軍地盤,欲取南軍地盤,先得夏侯家,欲得夏侯家,先扶曹滿上位!天賜良機,不可錯過!”楊慶目露異彩侃侃而談。

楊召青嘴唇繃了繃,目中亦閃過興奮神色。

苗毅苦笑道:“這些年和昊德芳也算相處愉快,配合默契,倒是要對不住他了?!?

楊慶不以為然道:“事已至此,大人何來婦人之仁?目前昊德芳雖為大人屏障,可曹滿的話大人也聽到了,大人的勢力再這樣穩步發展下去,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只怕到時候天庭稍作挑撥,第一個對大人不客氣的就是昊德芳!”(。)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二零零四章 給東家助興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下一章:第二零零六章 又有謠言(快捷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