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开奖现场直播:第一千八百章 飘去如烟

文/跃千愁
本章字数:5516 飞天txt下载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www.cqjiy.tw 鬼市,信义阁。

窗外船来船往,船过处,船灯令湖面波光粼粼,船过后又陷入黑暗,远处的船只似夜幕中的一只只萤火虫。

黑暗中永远的夜景,多少年来不曾改过。

房间里一切能照明的东西全部隐没,曹满沉浸在黑暗中,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的灯火,就像他的人生,永远只能躲在黑暗中眺望光明。

这一刻,他竟然看痴了,神情一片迷惘,眼中不知什么时候噙着泪花,最后化作两颗泪珠,滚烫中顺脸颊而下,挂在了胡渣中,隐带啜泣呢喃着:“父亲…”

一直静静默立一旁的七绝缓缓抬头,他从这声音中听出了爱恨交织。

“东家,还请节哀…”七绝劝了声,手上拿出了两只星铃,轻轻送到他面前,“东家,这是家主派人送来的星铃,家主希望能和你建立直接的联系?!?

“家主?”曹满仰天闭目,两颗泪珠再次滚落脸颊,“他凭什么做家主?就因为老大不在了,他依序在后吗?难道这东西也有论资排辈的吗?他为夏侯家立过什么功劳?难道就因为他能见光我们其他人不能见光吗?”

七绝有些惶恐道:“东家,这话切莫再说了,要是传入外人耳中恐怕对东家不利!”

曹满低头,缓缓摇头:“我不说这些对我就有利了吗?一山难容二虎,何况夏侯家的山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只虎,只要我们这些人还在,他能做的安心吗?”

七绝:“东家,手足兄弟,情况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曹满:“当年老爷子上位时,是怎么对手足兄弟的?”

七绝道:“今时不比往日,也不比当年,当年老爷子的兄弟都在明处,人人皆有希望,自然相争,而东家等掌权的人皆在暗处,这也许正是老爷子的英明之处,从东家等人隐身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和家主的位置无缘了?!?

曹满:“他做家主我并无任何怨言,我只是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夏侯令从未真正独当一面过,不过一眼高手低之辈,他出任家主能号令动其他人吗?一旦大家有意见,夏侯家的?;屠戳?,将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难不成老爷子早就助他暗中掌控了足以支撑的势力?那为何他直到现在才联系我?”

七绝:“东家有疑虑何不找老爷子问个明白?”

曹满:“问过了,老爷子让我做好自己的事,老爷子到了这个时候都不肯透底,在担心什么?诚如你所说,从当年隐入这黑暗中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和家主的位置无缘,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为何连让我和他见一面的机会都不肯给?父亲病危,做儿子的连探望一下的资格都没用吗?”

七绝默然,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是知道他的情绪有点不稳定,看了看手中的星铃,“家主派来的人还在等着,这星铃的事如何回复?”

曹满静默了一会儿,忽然挥手连扫,在两只星铃上打下了法印,顺势扫了一只到手中收起,叮嘱道:“不说什么害人之心,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现在就算有什么心思想动我目前来说还没到那个火候,他想掌控这边就要先摸清我这边的情况,怕是要先从我身边人开始下手,最合适的对象就是你,你今后外出的时候务必小心,身边务必带足高手?;?,不要给人可趁之机!跟你说了这么多,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情,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就算投靠他,也成不了他的心腹?!?

“老奴明白?!逼呔ο?。

“呵呵…”曹满忽又惨笑一声,若问他甘不甘心,他肯定不甘心,奈何他根本不清楚夏侯家有多少个像他这样的人存在,他就算想串联也无从下手,不得不佩服老爷子当年这样布局的英明,得不到其他势力的支持就算有什么想法也白费,靠一方势力成不了什么事,而夏侯令得到了老爷子的支持却能轻易弄清夏侯家的家底!

天翁府邸,卫枢快步离开禁园,来到了夏侯令的宅院,目前夏侯拓还未过世,夏侯令还没那胆子入主禁园。

一名丫鬟迎了他,直接领到了夏侯令的书房外,通报了一声,“老爷,卫管家来了?!?

“进来!”屋内传来夏侯令的声音。

丫鬟做个了伸手相请的手势便退下了,卫枢推门而入,结果才一进门便忍不住鼻翼扇动了一下,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书房客间没人,卫枢一走入里间便是一愣,看到了血腥味的来源,夏侯令宅院的管家傅同躺在了血泊中,瞪大着双眼,心脏部位穿透了,一支带血的宝剑就扔在书桌上,夏侯令坐在案后看着他。

两人之间静默了一会儿,夏侯令出声道:“从你父亲开始就跟随我爷爷,一直到你跟随老爷子,卫家和夏侯家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老爷子看人的眼光毋庸置疑,所以对卫管家的忠心我从未怀疑过。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我杀傅同只是想让你明白,你在夏侯家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你依然是夏侯家的管家?!?

卫枢躬身道:“谢老爷信任?!?

夏侯令站了起来,“老爷子的精神大不如前,每长谈一次都是对老爷子肉身的伤害,这有违为人子的孝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如今我想知道的事情可以告诉我了吗?”

auzw.com

卫枢没接话,走到傅同的尸体旁仔细检查起来,甚至摸出印泥来,将傅同十指上的指印打在了一张白纸上,接着摸出了另一张白纸,后者上面也有指印,两张纸上的指印放在了一起做详细对比。

夏侯令皱眉道:“怎么?我就如此不值得你信任吗?”

确认了死者的确是傅同后,卫枢方站了起来,拱手道:“老爷恕罪,这是老太爷的意思?!?

如今已换了称呼。

夏侯令一愣,“什么意思?”

卫枢道:“在老太爷还没过世前,卫枢只听老太爷一人的吩咐,老太爷过世后,卫枢只听老爷的吩咐。老太爷交代了,只要他还活着,就不能坐视夏侯家的秘密落入其他外人的手中,不能让夏侯家的秘密落入老太爷不能完全信任的人手中,因为这对夏侯家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老太爷吩咐奴才,让奴才等,等傅同死!”

“……”夏侯令有点无语,他对傅同下手前还很犹豫,毕竟是跟了他多年的心腹,然而数次问及卫枢一些情况却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卫枢一直在回避,这让他很恼火,偏偏又不敢拿卫枢怎么样,他已经在心里暗暗发火,这笔帐来日再算,为了取信卫枢,他这才狠下心来杀了傅同。

谁想,闹了半天竟然是老爷子的意思。他现在有点明白了,老爷子不但在为他铺路,同样在为卫枢铺路,反之让卫枢没了后顾之忧也同样还是在为他铺路,这是在逼他下决心取信卫枢,送一个忠臣给他。

夏侯令心中憋的怨气顿时消了,“如此说来,现在可以说了吗?”

卫枢躬身道:“老爷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卫枢知道的知无不答?!?

夏侯令一字一句道:“我现在想知道我究竟有多少个兄弟分掌着夏侯家的地下势力!”

两人就在停着尸体充满血腥味的书房内一问一答,足足闷了一整天,夏侯令才停止了问话。

此时夏侯令心中的震撼之情是难以形容的,他没想到夏侯家的势力远超他的想象,自己的兄弟中居然有人潜伏在牛有德的麾下效命,简直是…

“夏侯拓寿限将至,真是没想到??!”

幽冥之地,闻讯的苗毅和云知秋唏嘘不已,也不得不感慨,一代人杰终究是难逃大限。

对坐在亭子里小酌的云知秋感叹一声,“夏侯拓若死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又给这天下添什么变数,天牝宫那位毕竟是夏侯家的人,不知道会不会卷入其中把我们也给牵连进去?!?

苗毅沉吟道:“让徐堂然那边对元公稍加注意?!?

云知秋道:“听到消息时就问过了,元公除了沉默了不少,并无其他异常?!?

等到这边都知情了,夏侯拓寿限将至的消息几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人都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更确切地说是关注会不会出什么变故,闹得不少人都紧张了起来。

而夏侯拓终究是连一年的时间都未能撑过,临闭眼时,青主是在现场亲自握着他的手看着他闭眼的,满朝大臣除了四大天王外,基本上都在天翁府聚齐了。

“天翁可是有什么话说?”坐在榻旁的青主见夏侯拓张了张嘴,握着他手问了声。

夏侯拓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慢慢闭合的双眼中浮现泪光,两颗泪珠顺着眼角沁出,已经是强弩之末全靠法力支撑的朽躯在最后一道法力散去的同时,血肉之躯亦如同飞烟般跟着散去,顺着屋内进出的微弱气流飘去如烟。

屋内一群人,看着那一道道流烟飘向门外,飘向窗沿缝隙,飘向屋顶斗拱,又似乎沾染在了每个人的身上,是如此的轻柔,很奇妙的一幕。

最终青主手上抓了个空,榻上的夏侯拓只剩下了一套衣裳软趴趴在那。

“父亲!”夏侯令悲呼一声噗通跪地,屋内的一干子女们亦跪地痛哭,夏侯承宇亦在其中。

青主站了起来,叹了口气,神情很复杂,对着夏侯拓的衣冠拱手,长鞠一躬,“天翁一路走好!”

有资格在屋内的大臣们亦肃然拱手鞠躬。

很快,夏侯家里里外外哭声一片。(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七九九章 虎虽死,虎威犹在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下一章:第一八零一章 备用后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