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今晚开奖现场:第一五一九章 一記耳光

文/躍千愁
本章字數:5354 飛天txt下載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www.cqjiy.tw 聽到動靜,徘徊在鋪子大堂里的千兒朝外瞅了眼,見到外面婦人發髻上別的紅花,眼中閃過驚喜,迅速跑了出來,朝守將喊道:“你們干什么?這是夫人表姑,來給夫人送嫁的!”

既然是這樣,外面守衛還真不好攔,加上也知道千兒是云知秋身邊的貼身侍女,為首將領一揮手,讓一名女將把那婦人搜身后,確認沒什么貓膩才放了那婦人進去。

千兒迎了那婦人露出詢問眼神,那婦人不動聲色地微微點頭,千兒松了口氣,趕緊行禮道:“大奶奶,請跟我來!”

兩人到了后院,直上閣樓,進了洞天福地。

等候在內,表面平靜實際上心里著急的云知秋見到來人發髻上別的紅花總算松了口氣。

實在是不著急都不行,‘好日子’已經在眼前了,云華閣都被圍困住了,她怕苗毅的做法是半路搶親,如果!無!錯!真是搶親,不管苗毅有多大的把握,她都不會答應的。不是危險不危險的事情,又被人抬上一次喜轎?傳出去她成什么了,有過風玄的往事這方面她內心實在是太敏感了,盡管平常表面上看不出來,實際上她內心遠沒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灑脫、那么堅強,這種事情她不能再來一次的。

這發髻上別紅花的婦人看著面生,云知秋試探道:“你是牛有德派來的?”

婦人眼中閃過戲謔神色,微微一笑,也不答話。而是慢慢繞著云知秋轉圈,上下打量著仔細審視。

云知秋皺眉。不知道這人什么意思,不過很快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妖氣。同時也發現千兒、雪兒瞪大了眼睛吃驚不已的樣子,她霍然回頭看去,亦檀口微張,滿眼的難以置信。

一張笑吟吟的臉看著她,一張她在鏡子里經??吹降氖煜っ媾涌醋潘?,這不是自己的臉么?除了服飾和發式與她不同外,身高和體型也變得似乎一模一樣了。

怔怔看著對方站在了自己的正面笑吟吟,云知秋漸漸回過神來,目中閃過遲疑之色。想到剛才察覺到的那一絲妖氣,忽然目光一亮,脫口而出道:“你是碧月夫人身邊的粉兒?”

她當年在天元星天街的時候和碧月夫人也算是老熟人,也經常去守城宮給碧月夫人送首飾,碧月夫人經常抱在懷里的那只粉色千面妖狐她也經常見到,加之從苗毅嘴里知道的一些秘密,知道那千面妖狐的神通。

“沒意思,居然被你認出來了?!倍悅嫻摹浦鎩蝗謊謐臁班坂汀幣恍?,俏皮可愛的樣子。完全不是云知秋本人的氣質,樂呵呵道:“云容館的老板娘,多年未見,想不到再見竟然是以這種方式!”

沒錯。她的確就是苗毅從碧月夫人那借來的千面妖狐。

“還真是你?”云知秋驚奇道:“牛有德怎么把你請來了?”

粉兒搖頭嘆道:“你當我想來??!我最討厭那家伙了,一點男人的風度都沒有,這次又對我威逼利誘地逼我為他辦事。什么人吶!不過我也真沒想到,以前只聽說過你和牛有德的緋聞。沒想到你們兩個還真勾搭到了一塊啊,嘖嘖!”

云知秋白了她一眼。旋即又眉頭一皺,“牛有德不會是想讓你變成我代我出嫁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和她自己出嫁有什么區別,照樣有損她的名聲,她同樣不會答應。

“你想的美,真要被人架上了花轎,重兵環侍,我跑的了嗎?”。粉兒嗤了聲,左右看了看,“別愣著了,老板娘平常穿的衣服還有嗎?趕快給我梳理打扮上,我馬上要走了?!?

“走?”云知秋愕然,“你怎么出去?”

“不勞你操心,你那‘奸夫’早就謀劃好了?!狽鄱諼拚誒掛簧?,揮手道:“快點快點,晚了的話壞了事的話,那王八蛋很有可能會不認賬!”

一聽早有準備,云知秋放下心了,當即揮手讓千兒、雪兒帶她去換裝。

沒多久,另一個活脫脫的‘云知秋’從屋里走了出來,和云知秋站在了一起做對比,恍如孿生,連云知秋自己都驚嘆搖頭,“連身上妖氣都收斂的這么好,你這天賦神通還真是了不起?!?

雪兒道:“感覺還是有點不像?!?

千兒也點頭:“樣貌是像,就是氣質上差別太大了,沒夫人的氣質好?!?

粉兒立刻撒手不干了,轉身往屋里跑,“行!那我不干了,你們夫人氣質好讓你們夫人上花轎去洞房好了,我還懶得提心吊膽冒這風險?!?

“她們出言無忌,你跟她們計較什么,我向你陪不是了?!痹浦鋦轄衾×慫?,好一番勸慰才安撫下來。

撈足了面子的粉兒又把千兒、雪兒給訓斥了一頓,訓的兩人低頭認錯了才心滿意足地雙掌托了托胸,又看了看云知秋的胸,“有點大,你平常累不累?”

auzw.com 都什么時候了!云知秋快叫她姑奶奶了,“下面怎么做?”

粉兒甩了甩雙袖,“下面沒你什么事了,躲這里別出去了,等你男人通知再露面吧?!被厥忠恢蓋Ф?、雪兒,“你們跟我出去一趟吧?!?

千兒、雪兒看向云知秋,后者知道苗毅應該不會讓二女出事,遂點了點頭允許了,二女這才跟了她去。

“你們什么眼神、什么態度、往哪站呢?還說我不像,你們這樣就算像也要被你們演砸了,把我當她,當你們老板娘知不知道……”粉兒一路訓斥的聲音傳來,云知秋不禁撫了撫白皙瑩潤飽滿的額頭,有點頭疼,怎么感覺這狐貍精不太靠譜,苗毅找這狐貍精干這種事行不行?

然而到了現在,不行也得行了,只能是充分信任苗毅的準備,可仍不免頭疼苗毅怎么老是玩這種驚驚險險的事情,跟玩成了習慣一樣,難道就不怕出事?

見‘云知秋’露面了,后面庭院中的老范、木匠、石匠等人齊齊看來,顯然都在糾結著將近的事情,不知道云知秋要去前堂干什么,不禁都默默跟在了后面。

到了鋪子大堂的‘云知秋’領著千兒、雪兒直接朝大門外走去。

門口守將回頭一看,康姓為首將領拱手攔住了,“掌柜的這是要去哪?”

今天的‘云知秋’似乎情緒不高,實在是粉兒也知道自己和云知秋的氣質有差別,遂一直繃著一張臉沒表情,“出城一趟?!?

康一愣,抬頭笑道:“掌柜的,好事將近,都統大人再三交代過了,千萬不能讓掌柜的出事,我等可不敢抗命。掌柜的有什么事可吩咐我們去代辦?!被八檔目推?,也實在是不敢直接得罪。

‘云知秋’:“我前夫家派了人到了城外,送了一些商鋪之類的產業契約當陪嫁,我去接收也不行么?”

康笑道:“那就更好辦了,在哪,我派人去取就是了?!?

啪!‘云知秋’突然出手,一記清脆響亮耳光狠狠抽在對方臉上,將康打的有些發懵。

康兩眼一瞪,手下意識摁在了腰間的劍柄上,左右手下的手也按在武器上,皆露出士可殺不可辱的神情!不過轉念想到了這女人回頭是什么身份,又一個個敢怒不敢言地忍了下來。

老范、木匠等人一個個無語,發現今天的夫人很不一樣。

千兒、雪兒有些驚住了,心中小汗一把,這狐貍精干什么?

康繃著臉,今天這遭回頭鐵定要成為同僚們的笑話,沉聲道:“掌柜的,你這樣是不是太過了?”

‘云知秋’寒著臉道:“輪得到你做我的主嗎?我前夫家的人不愿進城,重點是不愿來這里受辱,產業契約之類的東西不是一筆小錢,誰知道你們手腳干凈不干凈,那邊也不會輕易把這么大一筆巨資交給外人,只能是我親自去取。你們若是不放心…”回頭對千兒、雪兒等人道:“你們都在這等著,我一個人去!”再回頭,“就在城門口,去去就回,你們這么多人押我去,還有什么不放心的?若還是不放心,現在就請示褚子山,問問他答不答應,他若是不答應,這筆嫁妝我就不要了!”

康嘴唇緊繃,默默摸出了星鈴和褚子山聯系。

正在途中的褚子山聞訊立刻詳問情況,獲悉就在城門口,而且是那么多人押云知秋一個人去,云華閣還有人質,天街門口誰還敢亂來不成,巨資嫁妝?好事??!不要白不要??!當即準了,不過再三提醒小心,別讓人把云知秋給拐跑了!

收了星鈴的康轉身讓路,寒著臉伸手相請,“請!”

‘云知秋’翻手拿出了一頂紗笠戴在了頭上遮顏,向外走去。

“老板娘!”木匠等人有些急了,上前幾步要跟出去,卻被雪兒伸手攔住了。

“都退下吧!”千兒勸了聲,轉身道:“靜候夫人回來就是了?!?

木匠等人回頭看來,見千兒、雪兒神色平靜,一點都不擔心,但知道二女這樣必然有原因,遂忍下心頭疑惑。

南城門而出,領著數百甲士出來的‘云知秋’站在城外環顧,瞅見了左側百丈外的一棵大樹下站了個黑色斗篷裹身遮顏的人,一個人靜靜站在那。

‘云知秋’放步不疾不徐地走了過去,緊跟在一旁的康打了個手勢,立刻飛去數十人持武器將樹下之人圍了起來,甚至還撈出了幾張破法弓戒備。(未完待續。)

第一五一九章一記耳光:

(快捷鍵 ←)上一章:第一五一八章 又沒有抓到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下一章:第一五二零章 淫賊劫人(快捷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