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刮刮乐现场:第七六二章 改日再來謝過

文/躍千愁
本章字數:5214 飛天txt下載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www.cqjiy.tw (補十月,月票四千八加更奉上)

苗賊?老板娘十指反射性地糾結在了一起。

不用懷疑,一聽就知道對方果真是把苗毅給抓來了,否則又豈會知道苗毅的身份,心中狂罵,牛二啊牛二,你欺負我不是很有能耐嗎?過了一晚上你都還能被人給抓???你是干什么吃的!

木匠和石匠亦是下意識相視一眼,目光齊齊看向了之前有人動腳狂踢的地方。

老板娘掃了眼那個剛才動腳的人,心都涼了一半,任玄明她也認識,也知道他和苗毅之間的過結,當年苗毅離開客棧時所找的借口正是此人,苗毅落在了此人的手里焉有命在!

“苗賊?”黃擎天眉頭皺了下,“怎么會是他?”

苗賊大名天下皆知,他消息靈通又豈能沒聽過,仙國辰路玉都峰金殿執事,木行宮行走兼兩殿殿主。

若是一般的殿主也就罷了,到自己地盤上鬧事,殺就殺了,可這人名聲太響亮了點,六國皆知,天下皆知,真要殺了此人勢必要鬧得天下皆知,無異于給仙圣穆凡君臉色看,倒是有點麻煩了。

流云沙海雙雄是在六國的夾縫里生存的,游走在六國的規則之外,不是六圣滅不了雙雄,而是六圣也需要這么個灰色地帶存在。雙雄也是遵守著一定的游戲規則的,不得罪六圣是起碼的事情,其次是不偏向六圣中的任何一方,坐鎮這里要懂平衡,事情做過了六圣可沒哪個是好惹的。

皺著眉頭看了眼隨行的老板娘,黃擎天眉頭很快又舒展了過來,他不殺,可以交給老板娘去殺,老板娘的背景可犯不著給仙圣穆凡君的面子,把人一脫手就沒自己的事了。

幾人走到一群人跟前一看,剛好苗毅翻了下身子,楊召青倒在了一旁。

楊召青嘴里冒著血泡,努力出聲道:“卑職護駕不利,大人沒事吧?”

一臉鮮血的苗毅面目猙獰地呲牙道:“死不了,你放心,這筆賬我回頭幫你好好算一下?!?

一看到苗毅那慘樣,老板娘心都在顫抖,美目圓睜,整個人抑制不住地顫抖,差點撲了過去。

幸好木匠身形一擋,悄悄拉了她的衣袖一下,回頭和石匠一起看向了垂手站在不遠處的任玄明,在他們眼里,任玄明很快就會是個死人!

老板娘的情緒實在是有些失控,反應實在是太過明顯了,想裝都裝不過去。

黃擎天想不發現都難,偏頭看著她,皺眉道:“弟妹怎么了?”

苗毅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帶著殺氣的雙眼亦盯向了老板娘。

老板娘被他那眼神看的心弦顫個不停,深吸了口氣,努力穩住情緒,只要苗毅沒死就好,她就還能救走他。當即借著情緒失控,指向苗毅厲聲道:“牛二,竟然是你?”

“牛二?”黃擎天訝異,問道:“弟妹,怎么回事?牛二不是燕北虹嗎?”回頭又問,“裘立,這不是那個苗賊嗎?”

裘總管亦是滿頭霧水,搖頭表示不知,看向了老板娘。

老板娘心如刀絞,卻仍指著苗毅厲聲道:“黃二哥,此人便是當初潛伏在我客棧的那個牛二無疑,無量國鑒寶大會上他也的確是自稱燕北虹,至于為何又成了二哥嘴中的苗賊,我也不得而知。不過此賊狡猾,到處冒用名字也不奇怪?!斃從殖魄嫣旃笆值潰骸盎貧?,此賊當初騙取我信任,竊取我客棧機密,騙的我好慘,如今又敢跑來砸我客棧的招牌,簡直欺人太甚,我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還請黃二哥把人交給我處置,我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黃擎天倒也不疑老板娘為何會如此情緒失控,牛二在風云客棧臥底的事大家都知道的,能把老板娘氣得渾身發抖、花容色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現在也不愿弄清這位究竟是牛二還是燕北虹或是苗毅,裝點糊涂把人交給老板娘拉倒。

正要點頭應下之際霍然回頭看向遠空,只見一道人影急速掠到上空浮停,不是別人,正是安正峰。

安正峰一瞅下面,唰!閃身落地,目光掃過眾人,定格在慘不忍睹的苗毅身上,瞳孔驟然一縮,又迅速偏頭看向黃擎天,拱手笑道:“黃堡主?!?

auzw.com 黃擎天皺了皺眉頭,“原來是安掌柜大駕光臨?!?

“呵呵!明人眼前不說暗話?!卑艙寤郵忠恢該繅?,“此乃仙國辰路玉都峰金殿執事,是岳天波的手下,名為苗毅,安某為他而來,黃堡主給個薄面,把人交給我處置如何?”

黃擎天偏頭斜睨裘總管一眼,有些不快地傳音問道:“安正峰怎么知道你抓了人來?你現在讓我把人交給云知秋還是把人交給安正峰?”

裘總管也有些奇怪,趕緊傳音回道:“二爺,現場的人已經全部抓來了,沒有漏網的,我也奇怪安正峰是怎么知道的?!?

黃擎天眉頭皺起,他也相信裘總管沒必要在這種事上說謊?;贗防浜咭簧潰骸鞍艙乒?,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個苗毅干了什么好事?!?

安正峰哦了聲,故作糊涂道:“愿聞其詳?!?

黃擎天道:“我們也不要繞彎子,安掌柜既然能趕來,想必也知道了昨天風云客棧發生的事情,事情便是這苗賊和一窩蜂的人勾結在了一起干的,風云客棧的規矩你是知道的,老板娘也在這里,這苗賊我已經答應給她了?!?

“哈哈!講規矩好,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安某最喜歡講規矩的人?!卑艙逅忠槐?,看向老板娘笑道:“老板娘要把人給帶走,我也沒意見,咱們一切按規矩來。不過一個巴掌拍不響,敢問老板娘一聲,昨天鬧事的是兩伙人,除了苗毅之外還有一伙人不知是誰?”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對老板娘來說,苗毅是被她給帶走,還是被安正峰給帶走已經不重要了,關鍵是能助苗毅脫險,理智一點來說,苗毅跟安正峰走還更合適一點,苗毅到了她的手上她又不好真的殺了苗毅,若是找個理由讓苗毅跑了又可能會惹人懷疑。

“殺手牡丹的人?!崩習迥錮湫σ簧?。

“原來是那幫偷偷摸摸見不得人的家伙?!卑艙宓懔說閫?,呵呵笑道:“不知老板娘怎么處置牡丹的人?難不成黃堡主把牡丹的東家揪了出來給老板娘處置?”

安正峰一出現,老板娘的心緒已經穩定了下來,知道苗毅不會有性命之憂了,聽了此問,她干脆不說話了,讓黃擎天自己解釋去。

黃擎天皺著眉頭也不好說話,牡丹那邊是他出面找老板娘做了保的。

安正峰兩邊瞅瞅,又呵呵笑道:“苗毅鬧了事,按風云客棧的規矩該死,老板娘要殺了他我也沒話說,我也不會阻攔,前提是兩邊一視同仁,怎么處置苗毅就得怎么處置牡丹,若是殺了苗毅卻放縱牡丹,那就是欺我仙國無人,安某定然不能坐視不理!仙國也不會答應!”說著偏頭看向黃擎天,“黃堡主可要一視同仁??!”

老板娘繼續不吭聲,看向了黃擎天,牡丹那邊是他出的頭,她也是賣他的面子,如今人家揪住牡丹不放,那就是黃擎天的事了,她也沒辦法代黃擎天做主。

黃擎天可謂腹誹不已,早知道就不去捅一窩蜂了,竟然捅出這樣的事來,搞的倒成了我的不是。

“牡丹答應了當眾賠禮道歉,重禮賠罪給風云客棧一個交代!”黃擎天只能是這樣淡淡回了句。

安正峰立刻揮手指向苗毅道:“苗毅,既然如此,牡丹怎么個賠禮道歉法、怎么個重禮賠罪法,你照做就是了,能不能做到?”

“能!”苗毅面目猙獰地嘿嘿一聲。

“黃堡主,老板娘,你們都聽到了,安某可守著規矩不曾偏袒誰,如無異議,安某就先把人給帶走了?!卑艙迨┓ň鴕嗣繅憷肟?。

“慢著!”苗毅突然出聲阻止,往前蹣跚兩步,朝裘總管冷笑道:“裘總管,我的儲物戒,我的東西,你是不是該還給我了?”

裘總管淡然道:“東西在來的路上掉了,想從沙漠中找回一只儲物戒裘某自認沒那個本事,你若是想要,自己去找好了?!閉獍諉髁司褪遣換?。

黃擎天亦抬頭看天,裝作沒聽見,從這里堂而皇之帶走人已經掃了他的面子,若是再讓人把東西給帶走,那他也沒臉混了,不可能會還給苗毅。

苗毅又往前蹣跚兩步,“裘總管,我勸你還是幫我把東西找回來的好?!?

裘總管冷目逼來,“我再說一遍,儲物戒掉了,想要自己找去。這里可不是你們仙國,若是再敢放肆,我保證安正峰帶不走你!”

安正峰皺了皺眉,傳音給苗毅,“小子,錢財乃身外之物,沒有了還可以再弄,先保住小命再說,在這里動起手來我會吃虧!”

苗毅看他一眼,又朝裘總管點點頭,嘿嘿道:“好說!裘總管的威風苗某已經領教過了,改日再來謝過。不過還是要麻煩裘總管幫我向撿到儲物戒的人說一聲,老子一個月內必定把儲物戒給拿回來,儲物戒里的東西最好別亂動,哪怕少了一根毛,我都保證他賠不起!”

(快捷鍵 ←)上一章:第七六一章 你也有今天 体彩现场直播视频31选7 下一章:第七六三章 郭少海住哪?(快捷鍵 →)